河北普豪建筑科技有限公司-拆除专家 专业施工 经验丰富
查找历史

热门标签

拆除技术Demolition technology
联系方式

河北普豪建筑科技有限公司

  •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元氏县北正乡
  • 电话130 1158 3591
  • 网址www.posuichaichu88.com

暗访“马路劳务市场”:不经培训进了工地,做一天小工挣了190元

拆除技术 2023/10/2 9:23:42    管理员    阅读 168
暗访“马路劳务市场”:不经培训进入施工现场,小工一天挣190元

据《扬子晚报》报道,南京市雨花台区西山桥街道办事处对面有一个自发形成的“道路劳务市场”,被当地人称为“西山桥劳务市场”。每天早上,近100名农民工聚集在这里。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发现,早在2017年,劳动力市场就因劳动争议、环境混乱、交通堵塞等问题而被禁止。从媒体的公开报道中可以看出,今年3月,“西山桥劳动力市场”再次被禁止,但禁止后不久,它恢复了过去的“活泼”。

近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多次暗访“西山桥劳务市场”

凌晨4点的“道路劳务市场”

人群众多,戴口罩的人很少。

7月27日凌晨4点,记者来到“西山桥劳务市场”。许多求职者已经聚集在这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50多岁了。很少有人戴口罩。有些人坐在路牙上,左手戴安全帽,右手戴绿色羊毛袋;有些人躺在地上,盖上一层薄薄的被子,旁边放着前一天晚上剩下的食物;其他人骑着电动汽车停在路上,占道路的一半。

工人们躺在路边休息

天还没亮,路边的早餐店就开始卖热气腾腾的豆浆和香喷喷的酥油饼,不时传来“老板,来5块钱的油饼”的声音。还有人三三两两,开玩笑地讨论最近一段时间的收入。一杯茶过后,“招小工,招小工”“大工站到这里,等人一起上车”的声音响起。汽车和电动汽车刹车的声音,早餐店前的销售声音,人群的讨论声。。。道路市场立刻变得嘈杂起来。

当地居民王姐告诉紫牛新闻,“西山桥劳动力市场”的具体形成时间尚不清楚。”工人们每天早起工作都很努力。他们很早就在这里“吵闹”,这非常令人不安,尤其是在家里有积极的孩子和老人,这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记者注意到,一些当地居民此前在网上透露,“太乱,缺乏控制,晚上两三点开始吵闹。还有居民抱怨说:“每天一大早就吵死了,劳务市场在哪里不好,必须设在居民区附近。”

只有老板介绍,我们才能有一份合适的工作

无证件,无劳动合同

周叔叔在他的家乡安徽工作了10年。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早上这里有很多人。如果你不熟悉老板(负责劳动力市场招聘)或没有老板的电话,你就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这里的人都是临时工,来一辆车,如果你不能挤起来,就没有工作。你只能向前挤,挤进去,你就可以工作了。如果你不向前挤,老板就不会找你了。”

周叔叔说,这里需要各种各样的工作,大部分是日常工作,日工资超过300元,200元,178元,但大部分是重体力工作,如混凝土搅拌、墙壁砌筑、杂物搬运等。记者看到求职者有自己的头盔,似乎这是求职者的“标准”,记者在路边五金店花了5元买了一顶头盔。

早上5点左右,紫牛新闻记者按照周叔叔教的工作技巧,挤到一个招小工的老板面前,问他小工的工作情况。

老板说:“这是一些零碎的工作,女人可以做,年轻人也可以做。”就这样,谈判结束后,记者成功地找到了一份工作,成为了一名“小工人”,老板让记者站在他身后。紫牛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老板身后有10或20名中年妇女和几名男子。

记者和他旁边的一位叔叔老陆聊天。他来自徐州遂宁。他和妻子来到南京工作,今年没有回到家乡。记者从他那里了解到了一些工作:工资是每天结算,每天190元,他听老板说今天有70多个小工人,我们不需要挤,每个人都有工作。他笑着说:“没有必要提供证据,也没有必要签订合同。车来了一会儿,你就上车了。”

车里挤满了25名农民工

主要做重体力活

十多分钟后,另一位老板从一辆面包车上下来,招呼人上车。记者跟着他走进一辆面包车,车前后各有一辆面包车,车里全是工人。老板刚打开面包车的后门,一股汗味扑面而来。货车里的座位被拆除,上面装满了木凳、马扎和废椅子。车里的人挨着人,有的人抱着背包,有的人拿着水壶,有的人抱着安全帽,有的人挤在车里。一位师傅数了数,足有25人。车中间的人纷纷喊道:“别上去,挤不下去!”

记者上车时是5点,不久就出发了。在车里短暂的时间里,有些人坐着午睡,有些人低头说不出话来。虽然空调的温度已经降到了最低,但车仍然闷热。6点左右,车辆开到南京溧水区的一个建筑工地。老板让车的前半部分人下车,然后把车的后半部分人拉到另一个建筑工地。然后,司机让车里的每个人都下车,并把每个人都带到了建筑工地。

记者进入施工现场看到

记者跟着人们走到施工现场门口,保安没有问任何问题,也没有检查任何证件,只是不断提醒:“没有安全帽的人不能进入施工现场。记者随后跟随其他几个人跟随一位班主任走进一栋正在建设中的大楼,大楼高约5层。早上主要搬运石砖,把砖放在脚手架上,供大工砌墙。石砖长约半米,搬运非常困难。下午,记者跟着一位师傅搅拌混凝土,把混凝土放进铲斗里。

“这个工地上的工作比较紧!“这是大家对施工现场的评价,工作一个接一个,能停下来休息的时间很少。一整天,记者这样的小工主要是搬砖、搅拌、运输混凝土,而大工则从事一些技术活动,如砌墙等。午餐在工地食堂吃。记者花了10元买了一盒饭,里面有鸡腿、黄瓜、玉米等素菜。米饭可以随便吃。但天气很热,记者没有吃太多,然后去建筑工地超市买了两桶1.5L矿泉水,价格和外面一样3元。中午休息的地方很简单,就在工地上,随便铺一张纸板就是床,睡觉的枕头就是喝完的矿泉水桶。

工地的午饭

晚上结算工资,一天挣190元

没有熟人的介绍,工资会低一些

下午5点,工作准时结束,记者和工人一起到工地门口等货车。货车一到,人们就带着大大小小的袋子冲进了车里。在回来的路上,车里的气味比来的时候更难闻。工人们的汗味夹杂着建筑工地上建筑材料的气味,让人感到头晕。

大约一个小时后,货车回到“西山桥劳务市场”,停在路边。工人们纷纷下车,到固定地点领取当天的工资,记者还拿到了每天190元的收入。结算工资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现金,但工人需要准备10元零钱;另一种是网上支付,要求工人提前准备好收款码。拿到工资后,很多人进了路两旁的酒店和超市,吃饭,买了一些日用品。

经过一天的工作,记者感到非常累,腰痛和腿痛,并与拿到工资的同伴交谈。当了10多年的徐姐姐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你需要在工作前谈谈价格。如果你认为钱不合适,你就不能这么做。”徐姐姐说,施工现场的男小工资相对较高,基本上每天270元,有些人280元。”他只给了你190元,老板在中间赚了很多钱。”

工人们在工地忙碌

近60岁的张叔叔来自安徽亳州,在“西山桥劳动力市场”找了两年工作。张叔叔说,年纪大了,身体不如年轻人,正式工厂不能进去,也不能做繁重的工作,只能来这里找工作,赚一些零花钱,“40岁左右,每天可以拿300多元,但这样的人很少,有熟人。”

张叔叔说,刚来这里的新人很难找到工作。只有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才能找到更多的钱。”这对夫妇通常只能和老板一起工作。他们的日薪将低30到50元,但他们会给现金。”周叔叔说,年轻人在这里工作并不划算。他建议记者去其他地方找一份“正式”的工作。”年轻人来这里工作,他们挣的钱不够生活费。”

张叔叔还说,他以前和老板工作了五天,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结算工资。每次他要工资,他都会拒绝“下次再给”。老陆说,来这里找工作的人通常是同一个村庄的人或亲戚。如果一些“老板”不给他工资,每个人都会一起抵制他,防止他在劳动力市场招聘工人。

业内人士:招日结工不合规

工人上岗需要严格的培训

针对“西山桥劳务市场”的就业情况,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紫牛新闻,“除非是抢工期,否则施工现场会这样招人。现在一般不会这样招人。他们来自山南海北,没有接受过安全培训。无论是出于安全考虑还是从疫情防控的角度来看,大型建筑企业都找不到这样的工人。”

业内人士表示,只戴安全帽进入施工现场是不合规的。”工人上岗前必须进行安全培训和考试。只有通过考试,他们才能上岗并进行体检。正规单位不会这样,工人进厂要提前报告,中高风险地方的工人根本进不去。光戴安全帽直接上施工现场,出了什么事算谁?他还说,工厂从劳动力市场招聘日结束,把工资交给负责招聘的“老板”,即劳动力市场招聘的承包商,一般不签订任何劳动合同,每天按时付款。

鉴于“道路劳务市场”的就业情况,许多人提出了问题,在这里招聘,不签订劳动合同,工作中有伤害,谁来承担责任?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咨询了江苏华才律师事务所的陈梅律师。陈律师表示,他不签订劳动合同。具有发包人资格的,应当承担工伤赔偿责任,但可以按照过错比例向实际承包人追偿。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发包人、分包商(发包人、分包商)和雇主(承包商)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四条,分包给不具备就业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的,最终责任仍由不具备就业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承担。发包人应与实际施工人员对外部员工承担连带责任,但发包人承担的连带责任不是最终责任,而是替代责任。发包人有权在向实际施工人提前赔偿后,向实际施工人追偿。发包人享有的追偿权为法定追偿权。

益诚律师事务所律师葛东还表示,《建设工程安全生产管理条例》第三十七条规定,操作人员进入新岗位或者新施工现场前,应当接受安全生产教育和培训。未经教育培训或者教育培训考核不合格的,不得上岗。施工单位采用新技术、新技术、新设备、新材料时,应当对操作人员进行相应的安全生产教育和培训。”技术工程主管单位违反有关法律、法规的,将对施工主体进行一定的处罚。”

在“道路劳动力市场”找工作的工人通常都很老。葛东律师说,如果农民工没有到退休年龄进入施工现场工作,发生安全事故,他们可以直接去工作单位确认工伤。但是,如果他已经达到退休年龄,有两种观点。首先,他已经享受了养老保险待遇。他只构成劳动关系,不构成劳动关系。他只能在劳动力市场找到承包商,要求赔偿人身伤害。不享受养老保险待遇的,可以认定与工作单位有劳动关系,认定为工伤。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来源自河北普豪建筑科技有限公司,转载请注明出处!
链接地址:/html/technology/7924.html
TAG标签:
0.151576